狐式咸鱼

封头BY我雪橙小可爱!!
大概有点淡轰出圈了,因为我突然决定我要当轰总的女友粉!!(什么毛病)

【嘉金/双金】镜中梦(上)

★OOC
★你们可以当作校园PA来看XD
★会有瑞金要素,但我不打tag啦


硝烟混合着血沫的味道难闻得让人想吐,但是比起嗅觉上的冲击,此处地狱一般的光景才更让人反胃——乱横的尸体随处可见,他们毫无生气的面庞上充斥着扭曲的表情,或是惊恐或是不甘。

在这寂静如深渊世界中,一抹金黄色的身影却显得格外惹眼。他像是睡着了,身子斜斜地倚靠在大罗神通棍上,任凭散落的刘海遮住眼睑,安静的神情敛去了不少平日里的锋芒。

然而,他并不是这里唯一的活物。

“嗒、嗒”

有脚步声自他身后传来,一下一下,踏踏的旋律像是死神催命的钟声。

嘉德罗斯不用回头都知道来者的身份。他倏地睁开了双眼,平日张狂的金色眼眸中却透不出不出半分感情。他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只是暗暗捏紧了自己的元力武器。

“终于找到这里来了吗?”

“大赛NO.2。”


【1】


金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自己那本早就被涂的乱糟糟的作业本,再看看一脸无奈的紫堂幻,心里只有暗暗叫苦的份。今天就是周一了,可是他的作业还是保存完好的状态——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字都没动。

要知道他宁愿被鬼狐老师罚跑十圈也不想看一页书啊!鬼知道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作业这种折磨人的存在。金一边气哼哼地想着,一边摊开了许久未见的书本。可他已经太久没听过课了,别说解题,光是看懂那些天书一样的文字就能让他折寿。于是,金在紫堂幻关切的目光中重重地发出一声哀嚎后,放弃似的把整颗毛茸茸的脑袋全埋进了书里。

一旁的凯莉看着金那悲切不已的小表情,直接嗤嗤笑出了声,随手拆开一根棒棒糖就往嘴里送:“金,你是不是又没做作业?待会儿可是莱娜的课,你就不怕被她弄死?”

金闻言又把自己的脑袋往书里缩了缩,同时幽幽地回答:“凯莉,别说了……”

他以前虽然也不喜欢听那些古板的课,但还不至于到作业都交不上去的地步。想到这里,金又叹了口气,微微抬了抬眼。他的视线从纸页间穿过,轻轻落在了不远处一张空荡荡的课桌上。它一直被保养地很好,桌面上看不出哪怕一丝划痕,从中也可以看出主人严谨的性格。就是到了现在,金似乎也能透过它,隐约看到格瑞专心看书时安静的面庞。可是——

格瑞不在了。

回想起这样残酷的事实,金突然用力地甩了甩头,狠狠地又坐直身体。对了,他不能老是这样依赖自己的青梅竹马,每次作业不会就笑嘻嘻地向他寻求帮助。于是,他又不得不逼迫着自己把思维重新埋回书本之中,努力想从自己乱七八糟的涂鸦中看清几个可怜的笔记。可等金刚找到一小块挺重要的知识点时,一本黑色的笔记本却不偏不倚地砸中了他的脑袋,让他没忍住直接痛呼出声。

他有些恶狠狠地转过头去,对上的却是嘉德罗斯不无蔑视的眼神。金当下一愣,拿起笔记本打开一看,果然是嘉德罗斯飞舞的字迹。他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面前人的意思,呆呆地把视线在他身上和笔记本之上来回移动。

“渣渣,我看到你那个可怜相就心烦,”嘉德罗斯别过头去、冷哼一声,嘴里仍旧说着不饶人的话,“你就乖乖看我的笔记好了,渣渣就该有个渣渣的样。”

金被他的话气得直想捶桌子,可转念一想到这是年级第一的笔记,他只好又放下刚抬起的手,吃瘪地鼓鼓嘴权当认输,坐回位置想继续解决作业。

就在这个时候,金突然注意到这本笔记本最后一页和封底之间夹着一张白色的小字条。他悄悄把字条抽出来对着阳光一看,却看见上面是一行轻如羽毛的小字:

醒来吧,渣渣。


【2】


对于金来说,“他”可以说是一个不知名的入侵者,擅自闯进了他的生活。金甚至不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对自己了若指掌,而且,“他”的身影只会出现在镜中。

没错,“他”就是一个活生生出现在金眼前的镜中人。

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金免不了被吓了一跳——他甚至能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每一个细节。

那天晚上,金在迷迷糊糊中捧着自己略显幼稚的卡通水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准备刷牙睡觉。可等他刚接完水、眼角瞥到一眼镜子后,金登时愣在了原地——他家那面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镜子里竟然缓缓浮现出了一个黑色的人形轮廓!

金哪里见过这等怪事,脸上瞬间被吓得褪去了血色,双腿一软就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镜中的人影却是愈发的清晰,不久就让金看明白了不少——那是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外貌和金惊人的相似,但是他却拥有一头毫无色泽的银发和猩红的眼眸,眉目间尽是戏谑的神色。

看到被吓得忘了逃跑的金,那个男孩噗嗤一笑,用一种沙哑的嗓音对金说道:“干嘛那么夸张,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金不相信,瞪大了湛蓝色的双眼回击道:“别以为我这样就会听了你的话!格瑞他说过了,陌生人都不能信!”

“格瑞?”男孩却只是耸了耸肩:“你对他那么言计从听干什么?要知道,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

金随便别人怎么讲自己,毕竟他也不是那种会在意外人对自身看法的人。可是格瑞就不同了,那是他最好的朋友!金气得怒火上涌,顷刻间竟然忘记了要害怕,干脆和镜子里的男孩大吵了一架。金一开始是一副气冲冲的样子,脸颊都涨得红彤彤的,可银发男孩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让他很难继续发脾气。于是等他过会儿气消了以后,金意外地发现,这个不知名的男孩是个可供倾诉的好对象。从此以后,不管学校里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金都会跑回家和男孩分享——事实上,等格瑞转学走了以后,他就更需要一位忠实的倾听者了。


【3】


今天晚上也不例外,金在完成了和作业本的天人交战后,伸直了四肢就直挺挺倒在地板上,颓废的样子像极了一条缺水的鱼儿。“他”也悄悄出现在了客厅的镜子里,眼角堆满了笑意。

金有气无力地和“他”搭话:“嗨,镜子,今天可真是累死我啦!”

“是吗?那你可得好好加油,不然丹尼尔校长不知道要怎么和秋说呢。”

“别说了,一想到姐姐和校长有关系我就头痛!”金有些懊恼地挠了挠自己金色的发丝,同时骨碌碌打了个滚。“对了,你知道吗,嘉德罗斯今天竟然莫名其妙把他的笔记本借给我了!”

“哦,嘉德罗斯?”男孩的眉毛微微抬了一下,猩红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金歪了歪脑袋,最后还是摇摇头:“说是没说过,但他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要让我醒来之类的话……可我又没有上课睡觉,他这是在瞧不起人吗!”

男孩闻言后,脸上的笑容第一次变得僵硬了——要是金没看错的话。可他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表情:“金,你知道他往书里夹纸条的用意是什么吗?”

“不知道。”茫然地摇头。

“那么,想想嘉德罗斯是个怎样的人吧。以前格瑞还在的时候,他不是会经常去挑衅格瑞的吗?”

“那你就应该想到,现在格瑞不在了,他很想打架也没人愿意和他打啊。换句话说,他给你的纸条其实是别有用意的挑战书!”

金听得一愣一愣的,却下意识觉得不无道理。其实自从格瑞转学走了以后,他就感觉嘉德罗斯投向自己的目光怪怪的,可他这样迟钝的人又说不出到底怪在哪里,或许那正是一个挑衅者盯着猎物的眼神吧。可让金怎么也想不通的是,嘉德罗斯到底为什么会找上自己的?

嘉德罗斯骨子里就是一个目中无人的征服者,被誉为天才的他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在学校里出了名的嚣张。金一直被他喊作“渣渣”却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打不过他呢?

想到这里,金又忍不住哀叹着打了个滚,耳边响起的却是“他”的声音。

“金,你以后离嘉德罗斯越远越好。”

镜中男孩的眼底闪过了晦暗不明的光芒:

“他会害了你的。”

——TBC——

争取国庆前填完这破坑……orz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