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式咸鱼

封头BY我雪橙小可爱!!
大概有点淡轰出圈了,因为我突然决定我要当轰总的女友粉!!(什么毛病)

【轰出】绿谷绝对不会想到他家的猫设定会崩

◇是先拟兽然后又拟人的梗(什么绕来绕去的鬼玩意儿

◇这是个没有超能力的世界

◇私设一大堆

◇OOCOOCOOC

要是有人幫我捉蟲啥的我會很高興的!【泣

 

 

【0】

“你回来了啊。”轰在用了一句丝毫没有感情起伏的话语和站在门口化为石雕的绿谷打完招呼后,径直走到厨房里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接着头也不回地来到了沙发旁,再优雅地坐下,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只丢下呆若木鸡的绿谷嘴巴开开合合了老半天却连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绿谷出久,今年25岁,职业是高中教师,目前正面临着一场人生危机。

  

【1】

事情的起因还得从几分钟前说起。那时候的绿谷还在为自己班里学生近期的小测验成绩烦恼着,浑然不知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等待着自己。等他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是在踏入公寓楼梯的时候,一个有着圆滚滚的小巧脸蛋的女孩子向他友好地挥了挥手。当时他几乎是整个人都被定格在那一帧——她的样貌当然并不是特别出众,然而却有一样东西像一块磁铁一样牢牢地吸引了绿谷的视线——绿谷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忽视她头上两只尖尖的耳朵和身后一摇一摆的尾巴。

  那是什么?

  再三确认过自己没有因为过于疲劳而出现幻觉后,绿谷有些激动地问道:“我好像没见过你。你……你是谁?”他在问出口后才发现声音都有点儿颤抖了。

  “我是丽日御茶子呀,就住在你家楼上。”与吃惊的绿谷不同,少女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丽日御茶子?绿谷皱了皱眉头,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刮着与之相关的内容。他虽然也是那种不经常与邻里往来的人,可也绝对不至于会连有这么个人都不知道。再说了,住在他家楼上的应该是那个叫饭田天哉的人才对。他好歹也每天都有和饭田打招呼,偶尔还会聊上一两句家常,可从来没听说过他有女朋友或女儿之类的人。再说了,眼前这个少女还有着不同寻常的外貌……

  就在这个时候,绿谷那转得飞快的脑子突然灵光一闪。对了,他无意中听说饭田有在空闲时间养了一只小猫,名字就叫做丽日御茶子没错,那么难道说——

  “你该不会是猫吧……?!”

  

【2】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绿谷心头突然升起一股极度不祥的预感。原因不为别的,只是他家也养了一只猫。该不会连自家的猫咪也惨遭荼毒、突然变成人了吧?!

带着几乎是崩溃的心情飞奔回家的绿谷在抖抖索索地掏出钥匙打开门后,看到的就是如开头所示的景象。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轰焦冻——那只绿谷养了两年的猫——本来是用一种拘谨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的,现在似乎是看见绿谷实在发呆发了太久,就又疑惑地起身问道:“绿谷,怎么了吗?”

不不不这槽点也太多了吧?!受惊过度的绿谷此刻真希望自己是在做梦,最好下一刻就能醒过来。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现实就是,他家的猫咪,真的成精了。

轰焦冻是绿谷在两年前捡回来的小猫。那时候它还只有小小的一团,蜷缩在一只小纸箱里瑟瑟发抖。它真的是一只非独一无二的奇特小猫,全身的颜色半白半红,一边的脸上还留着烧伤的痕迹,大概是之前的主人不小心弄出的吧。可能也就是这个原因,来来往往的行人看向这个可怜的小猫的眼神里只有冷漠和嫌弃,除了绿谷。从来就是同情心泛滥的绿谷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对小小的弃猫伸出了双手,带着它回家。从那以后,绿谷就一直照顾着小猫长大了。轰焦冻,这是装着被丢弃的小猫的箱子上写着的名字,所以绿谷也一直是这么叫它的。

轰焦冻简直是一只将喵星人的高傲与冷漠发挥到极致的合格猫咪,平时对绿谷几乎不理不睬的不说,也从没看它会对绿谷撒娇或欢迎他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回家。绿谷曾经也多少次对着网络上那些萌的不行的猫照想,唉,什么叫别人家的猫啊。

他当然也不知道,他不仅养了一只不会卖萌撒娇的猫,那只猫还想上了他。

当然,这是后话了。

 

【3】

几分钟后,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的绿谷和轰终于坐在了同一张餐桌旁,决定严肃地讨论这个问题。

“轰,你是轰对吧?”绿谷抿了抿刚泡的茶水,接着问道:“为什么突然会变成人类?”

“变成人类?你在说什么?”出乎绿谷意料的是,轰竟然也露出了微微疑惑的表情,连红白相间的尾巴也跟着晃了晃:“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呀。”

一直都是这样的?绿谷那唯一引以为傲的脑袋顿时也有种濒临卡壳的感觉。他可不记得自己养的猫什么时候是个面瘫帅哥啊!

看着绿谷再次陷入混乱,轰忍不住隔着桌子伸出手碰了碰他的脸:“绿谷,你到底怎么了,脸色有点发白。”

轰的手指修长又骨节分明,凉凉的很舒服。绿谷一个激灵,思绪瞬间又被拉了回来。结果他就这么和带着微微关切神情的轰对上了眼睛。

  不得不说,绿谷因为以往只把他当宠物来看,所以根本没发现轰其实有着很漂亮的异色眼睛。被帅哥这么一盯,就算是身为同性成年人的绿谷也忍不住有点害羞的感觉:“谢谢,但我真的很好。”

  “是吗,没事就好。”轰顿了顿,仔细斟酌了一会儿后又说:“今天绿谷听懂了我的话,我很高兴。”

  听懂了他的话?绿谷突然间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颤抖起来。该不会……该不会……

  于是轰就吃惊地看到绿谷一个箭步冲到了阳台上,扒着栏杆往下看了过去。过了一会儿,他又看到绿色头发的青年扶着额头走了回来,神情微妙而复杂。

  没错,绿谷终于发现,不是这些动物成精了,而是他突然能听懂动物们说的话并把他们想象成人了!要说证据的话,楼底下那个大呼小叫着要把他揍飞的犬耳青年便足矣。因为那只柴犬绿谷也是认识的,只因为自己以前曾经逗过他几次,他就彻底记恨上了绿谷。那只柴犬的名字绿谷也是知道的,叫做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今年25岁,职业是高中教师,目前正面临着一场重大的人生危机,那就是,他可能得了一种臆想病。

 

【4】

  好不容易准备好明天的教案,身心俱疲的绿谷此刻只想赶紧回到自己印满欧尔麦特的被窝里好好睡一觉,最好明天起来时就发现一切都归于普通了。不过显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事实上绿谷看到轰带着一副淡定的表情站到他房间门口的时候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要和你睡觉。”当绿谷听到轰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这怎么可以,太奇怪了吧?!”绿谷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他二十几年的人生中可是一直一个人睡觉的,突然要让他和一个大男人睡觉,就算对方是自己养的猫也做不到啊。

  “可你以前都是和我睡的。”轰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黯淡了几分,连耳朵都很配合地垂了垂,这让绿谷忍不住多了几分负罪感。确实,之前他一直允许轰跳到自己的床上来睡,可现在光是想想那画面绿谷都忍不住地要脸红了好吗。

  轰还是不想放弃努力,于是诚恳地说道:“我不会惹你不高兴的,行吗?”

  看着他写满期待的眼睛,绿谷实在有点受不了了。神啊,为什么他以前看到别人都说喵星人傲娇,而他家的猫偏偏外冷内热只会一个劲儿打直球?

  结果一向不善于拒绝他人的绿谷最后还是同意了轰的请求。轰也不客气,很快就钻进了绿谷的被窝里。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绿谷的错觉,他有一瞬间好像看见轰露出了一丝笑容。

  一张床同时挤两个人显然是勉强了点。绿谷被吓的几乎动也不敢动,半天也没能进入梦乡。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有两天手臂绕了上来:是轰,他抱住了自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就从背后传了过来:“你没睡,绿谷。”用的是肯定句。

  绿谷在黑暗中眨了眨眼睛:“怎么了吗?”他其实在察觉到是轰的时候有一点紧张的。但奇怪的是,他并不讨厌他的怀抱。

  “我被遗弃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出乎意料的是,轰突然开始自说自话地陷入了回忆。“那时候根本没有人在乎我或者是关心我,但我其实很需要有个那样的人。你现在也很孤独啊,所以……我想让你也安心。”说着他又紧了紧手上的力度。

  绿谷的心当下一暖。于是他翻了个身,看向了轰的脸。他的眼睛在晚上也闪着明亮的光,就像一盏灯照进了绿谷的心底。

  “晚安。”绿谷突然笑了一下,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嗯,晚安。”

 

【5】

  结果在入睡前的最后一刻,绿谷突然意识到,他家的猫设定真的是这样的吗?说好的高冷面瘫去哪儿了?

 

评论(13)

热度(175)